•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人在女尊,靠贷款养夫郎!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帝病危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帝病危

            卿画至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没见过一个女人哭得这么惨的,徐梦肿着一双眼走来时,卿画都差点没人出来吧。

            她的状元帽都歪了,里面暗黄的头发就像爆炸一样突在头顶,脸上也是脏兮兮的,一身好好的官袍被烧成了黑炭,好在外面的皮肤没有被烧伤的痕迹。

            她也不是不想体统些,实在是委屈到了极点,这才哭着跪在地上求卿画为她做主。

            卿画将她扶起来,疑惑得问道:“怎么回事,你先说,是谁欺负你了?”

            徐梦颤颤巍巍道:“殿下,在下只是一介书生,却总是被人排挤,先前就有人雇人来打在下,要不是我机灵逃掉了,险些被人给打死,结果昨天夜里,呜呜呜,他们居然放火烧了在下的书房……殿下,您一定要为在下做主啊!”

            “你的书房现在怎么样了?”

            “烧成草灰了……”徐梦点着食指,嘴边撅了起来,时不时用袖子擦一下要掉出来的眼泪。

            这徐梦家里贫苦,住的都是茅草屋,这火一点起来,可不是要烧成灰的嘛。

            但纵火之人早已经逃之夭夭了,卿画只能尽量弥补徐梦。

            “陆勤。”

            卿画将陆勤唤了进来。

            “去拟旨,赐徐状元锦田县一座府宅,即日起,徐梦担任锦田县七品县令,公告锦田百姓。”

            虽然只是一个县令,但也有了挥展拳脚的机会。

            听到这个消息,徐梦高兴坏了 立马趴在地上喊道:“在下多谢皇太女殿下恩宠,多谢殿下赏识!”

            卿画扶起她道:“好好表现,升迁之路并不容易,只要你肯实干,我必定不会亏待你的。”

            “太女殿下仁德,在下必当竭尽全力,报效国家!”

            待徐梦下去后,陆勤不由得问卿画:“锦田县遥远,这下那些人应该会消停一阵子了。”

            “她们在担心什么,我心知肚明,但以后还会有更多寒门学子进入朝堂,这是我想看到的,一个公平公正的盛世。”

            和陆勤正说话间,有人闯进来高喊道:“太女殿下,不好了,陛下病危了!”

            先前母皇一直将养着身体,本还能再多活一段时间,却没想到,怎么这么快就病危了?

            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卿画和陆勤火速赶到了卧凤阁,只见四皇女和二皇女也在。

            女帝睡在榻上,若怜安在为她进行针灸。

            卿画问四皇女道:“四姐,怎么回事?”

            四皇姐垂下头,面色不忍。

            “母皇的身体本就不好,可是夜夜笙歌也不注意休息,今早就吐血了。”

            卿画一直忙于公务,又怕打搅母皇养病,哪里知道她这么不注意身子,现在可好了,内里都虚弱起来,又有贫血之相,怕是时日不多。

            卿画见母皇还清醒着,于是跪在床头,嘟着嘴道:“母皇,你不好好养着身子,怎么叫儿臣们心安啊?”

            女帝伸出一只手,握住卿画的手,她精神恍惚着,但还能说清楚话。

            “朕已经是这样了,在最后的日子里,快活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她这一生从不恣意,在最后的日子,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死后也是解脱。

            卿画哽咽道:“母皇,你好好休息,不要下地了,这段时间儿臣愿服侍左右。”

            “你服侍母皇,谁来管朝政?”女帝看着自己的三个女儿,又拍了拍卿画的手背。“答应母皇,待朕西去,你一定要善待姐妹,莫要手足相残。”

            “儿臣明白。”

            母皇一世仁慈,也很疼爱自己的孩子们,所以她最担心的,还是这几个女儿的安危。

            女帝认真得看着卿画。

            “朕要你发誓,倘若你伤害姐妹,就不得善终!”

            卿画跪到了中间,举起手掌,身段挺直,声音钪锵有力。

            “儿臣在此发誓!要是儿臣残害姐妹,就万劫不复,不得善终!”

            四皇女也跪到卿画的身边,对着床榻上那人深深一拜。

            “儿臣也会尽力守护天璃,守护姐妹们的。”

            女帝这才满意,摆摆手示意大家下去。

            出了卧凤阁,二皇女也被若怜安推了出来。

            卿画见她呆呆的样子,也实属可怜,于是问若怜安:“二皇姐最近怎么样?”

            若怜安回应:“只要不受什么刺激,二皇女还是很稳定的,不哭不闹,也知道自己吃饭了。”

            卿画蹲下身,握住二皇女的手,微笑道:“二皇姐,你放心,会越来越好的。”

            她似乎真的听懂了,低下头看着卿画,嘴里呢喃着。

            “会好……好。”

            卿画将假肢做好之后,套在了颠茄手上。

            那只机械手有关节可以轻微活动,外面有一层橡胶,在戴上一只手套,比起以前还是要顺眼许多。

            颠茄看着自己的袖口终于鼓起来,左臂上想弯曲的时候也很方便,虽然依旧不能和真的手臂相比,但比起以前要好太多了。

            他跪下来给卿画磕了头。

            “奴才多谢殿下!”

            卿画扶他起来,并没有说做这种东西遇到到了多少困难,她也是两夜没怎么合眼,赶制出来的,连图纸也是自己设计的。

            “以后好好生活,才不枉费我的一番心思。”

            颠茄点点头。

            过了一会,颠茄见卿画开始批阅奏折,站在那儿欲言又止。

            接着还是说了。

            “现在朝上有摄政王执政,殿下不如趁此机会,去血魂司打探。”

            说起血魂司,卿画现在都心里没谱,那种地方向来是有来无回,没有绝对的信心是万万不肯前往的。

            “再等等吧,我需要一个时机。”

            “殿下现在要进血魂司,确实需要早做准备,血魂司的杀手不是那么好选上的,殿下大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进入。”

            “什么办法?”

            “将我捉进去,献给掌教。”

            卿画没想到,颠茄居然会想出这样的法子来,可是他和血魂司的恩怨早就已经两清了,如何再借此事来接近血魇呢?

            颠茄又道:“殿下,上次我去偷药已经惹怒了血魇,殿下可以借此将我带到她面前。”

            “你不怕死吗?”

            “她不会杀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肯定,但他觉得,只要她看自己一眼,哪怕在无情,也不会要杀了他的。

            虽然她总说要将自己碎尸万段,可是这么多年,她也没有派出一个杀手来杀自己。

            更何况,这么多年了,他也想借此机会,去见她一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