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九州狂兵 > 第十六章 仙寻遇袭(上)

          第十六章 仙寻遇袭(上)

            好久不见!

            认识的?

            柳见枫盯住来者,也不开口。

            “具体是怎么回事?”来者说道。

            这次,柳见枫开口了,说道:“事情经过我想你已经清楚,我朋友被人打,我去调解无果,被迫自卫。口说无凭,我想你需要的是证据,就不需要你去取证了,我左手口袋有一个音频装置,记录了事发的经过。”

            来者吩咐人去拿。

            “如果调查清楚你所说的是属实的话,你就没事了,但也需要你在这等待结果。”

            柳见枫说道:“没关系,反正有人管饭。”

            来者苦笑。

            “老陈,让你手下人出去,我想和你谈一谈。”柳见枫这时说道。

            敢直呼他老陈,看来老熟人啊!

            好歹扛着一麦二星,堂堂一把手呢。

            随后,等人都出去完,审讯室也只剩下两个人了。

            老陈说道:“柳先生有什么事?”

            柳见枫淡淡说道:“我的事,有没有进展?”

            老陈露出为难的神色,说道:“柳先生,很抱歉,专案组已经离开,我也派人一直跟着这案子…”

            “也就是没有了?”柳见枫突然插话,怒声说道:“四年了,再不给我一个真相,我就自己来查!”

            老陈唉声叹气,喝了一口茶,经过思考,才说道:“我没有权限给你去调查,我只能禀报给上级。”

            柳见枫又换了语气,说道:“行,我等你。”

            老陈点点头,出门吩咐一下,便回去了办公室。

            ……

            一夜无话。

            清晨。

            昨夜发生的事情经过,基本上已经调查清楚。而医院里的人也都清醒过来,检查了只是轻伤。

            除了寸头男,他的手腕脱臼,其他也没大碍。

            这得感谢柳见枫手下留情了,否则轻则重伤,重则去找孟婆拿汤。

            由于柳见枫的音频装置完整记录了后半部分事情,所以柳见枫属于自卫。

            因为先是寸头男动手,再用酒瓶子欲攻击,所以柳见枫有了理由还击,尽管出手重了一丢丢。

            但是柳见枫只是被强制逗留24小时,以便观察。

            其实,主要是老陈要留他下来,想跟他谈一下四年前的事。

            至于仙寻的人,包括周晓盈,她们属于受害者,所以一早就离开了。

            唯独韩佳,因为寻衅滋事,被关押十五日。

            审讯室内。

            柳见枫正和陈华对着一些文件指指点点,偶尔还点上烟,弄得房间里乌烟瘴气。

            “你看刹车这个位置,百分之九十九的完好,由于经常检修,所以排除了刹车失灵的可能。”陈华拿着一张图片说道。

            柳见枫眉间深锁,这说法和四年前一模一样。

            “当时路况良好,而且,柳老先生的车是自己翻的,并没有他人碰撞,这也排除了外力因素。”

            陈华揉着太阳穴,这案子他反复看了无数遍,感觉有点蹊跷,可又不知道在哪?

            看来,他们在重新梳理柳见枫父亲的案子。

            因为当时没有疑点,只能判定为车祸,可是柳见枫不相信,毕竟实在蹊跷。

            外力因素不可能,那么会不会出现在人的身上?

            柳见枫眼睛一亮,再次翻案,让他不得不怀疑柳定国非常信任的人,也就是后者的司机。

            “我爸的司机,你们有没有调查过?”柳见枫询问道。

            老陈说道:“嘶,这个倒没有,毕竟他也是受害人,当场就死亡。”

            柳见枫说道:“你可以去调查一下,看看他有没有巨额保险或大笔资金入了他账户,或者他的遗孀。”

            老陈明白,于是吩咐人着手负责。

            他也不敢怠慢,当年这场车祸,轰动了大半个中国。

            只是因为,柳定国对九州的贡献非同小可,九州一号都非常重视,随即排派了专案组。

            可是,调查结果还是普通的车祸……

            现在再次翻案,老陈也坐不住了,决定亲自监督这件事的进展。

            告别柳见枫,让他安心在这里24小时。

            柳见枫又点上一根烟,心想要是从爸爸的司机入手,可能找到突破点。

            那么,另一桩认定为心脏病突发而亡的楼婕,她那里有什么蹊跷呢?

            第一个疑点,便是楼婕的病,是根本不会致死的。

            第二个疑点,既然不会致死,楼婕又是怎样留下那四字纸条的?从笔迹上看,确实像楼婕的字。

            柳见枫再聪明的脑子也想不了未知的事情,对当时的情况一无所知,现在根本无从下手。

            ……

            时间过的很快,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柳见枫走出大门,呼吸了一口空气。

            “看来里面和外面的空气没什么不同。”

            柳见枫左右看看,竟然没人来接他。

            他不禁苦笑一声。

            虽然昨儿骆琳、林广以及晓盈都来看过他,但当时沉浸入探案的柳见枫,没有任何心思,只是草草打发了他们。

            顺便交代了一下骆琳,让她看好西餐厅。

            这时,柳见枫想起一件事,于是拨打了一个电话。

            “老陈,我的车呢?”

            “在停车场。”

            “好,就这样。”

            “等等,青南省的一号已经看见了网上你的视频,他让我转告你,不要为此生气。还给了你查案的权限,但没有执法权。”

            “放心,我能控制我的脾气。”

            柳见枫挂了电话,微微一笑,相信他们是怕自己乱来,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

            要知道,自己在沙非大洲或者其他地方,仅凭一人之力,可以发动一场小战争。

            他又走回里边,找到老陈让人开回来的领航员,发动引擎,往家里回去。

            柳见枫现在不知道,网上到处都是自己前天夜里一打二十的视频、照片,许多人对他好奇不已。

            都在想,这是那个门派的高手。

            当然,仙寻的人自然也看见了。

            当时周晓盈震惊的说不出话,任凭谁也没想到柳见枫这么猛,挺能打的。

            也就是说,当日在仙寻西餐厅面对烈阳,柳见枫不是装大尾巴狼,是真的有本事的,

            而且,那天夜里可是二十多大汉啊!

            三下五除二就放倒了,干净利落,毫无拖泥带水。

            尤其是那一招单手破酒瓶,简直武力值登天了。

            好了。

            仙寻的人夸完柳见枫,这货已经回到了家。

            一天没洗澡,浑身就难受。大中午的,洗了一澡精神焕发,准备睡个午觉。

            上班?

            去他丫的,仙寻又不是没了他不行。

            还真不行。

            因为他刚准备躺下,接到了一个让他怒火冲天的电话。

            他连忙出门,驾驶着的,还是领航员。

            他下山的速度超快,与职业车手有的一比,甚至不落下风。

            由于心情过于着急,他没发现,刚出了冲山社区,就有一辆悍马车跟着他。

            一路上开车狂奔,很快他来到了一家医院。

            没错,就是医院。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柳见枫接到骆琳的电话,说是两个小时之前有十几个手持棒球棍、铁管的壮汉来打砸西餐厅,刚上班没几个小时的何其俊兄弟二人拼命阻止,可结果不言而明。

            在路上,柳见枫在自己手机里也大概看了一下监控留下的视频,听见何其俊说的那句“这店是恩人的,就算死也要保护”。

            听到这句话,柳见枫沉默了。

            当他找到病房,里面只有何其然一个人躺在病床上。

            他身边是莫大福和骆琳,以及林广。

            推门而入,柳见枫看见浑身是伤、刚包扎好的何其然,心中已然在咆哮。

            “枫子,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告诉你啊?老莫,你通知的?”

            林广好奇柳见枫怎么知道的?

            莫大福摊摊手,同样奇怪。

            柳见枫不管他们三人,直径走向何其然。

            “你哥呢?”

            柳见枫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何其然并没有见过柳见枫,心想这谁啊?

            那天夜里太黑,看不清柳见枫的面容,那时声音也故意压着,所以何其然没有认出柳见枫。

            这时,两名护士和一个医生推着一个病人进来……

            (本章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