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科学大修真 > 第一卷 初入修真界 第十六章    苦战

          第一卷 初入修真界 第十六章    苦战

            修士御使飞剑、法器,是因为飞剑、法器内有修士的灵识烙印,能感应到源灵识发出的指令,并做出相应的反应,这就是修士对飞剑、法器的操控。

            凌迟五魔修炼邪法,将修士的神魂极尽折磨,使得神魂迸发出强烈至极的怨气,然后以此洗炼自己的法器,令法器能散发类似灵识的波动,侵扰别人对其自身法器的操控。

            其中黑白两色大鼓的鼓声掺杂有微弱的灵识波动,所以使人心烦意乱,这便扰乱了修士灵识,更使修士灵识发出的指令波动被减弱;飞叉与法器磕碰是实体接触,扰乱更加强烈;灰色大网困住法器后会将其层层包裹,经过许多层的屏蔽与侵扰,法器与修士之间的联系被彻底切断。

            筑基修士的飞剑动辄十倍、十几倍音速,即便稍稍侵扰一下操控,延误哪怕微微的一瞬,都会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更不要说法器被彻底阻断。

            打出蓝色珠子的同时,陆孟宽就开始晃动震魂铃,四个黑衣人距离有些远,但神魂仍有些浑噩。他们立刻取出守神符贴在额头,既然专为神魂法器而来,自然早有准备。

            看到黑衣人贴上守神符,陆孟宽无奈,收了震魂铃祭出飞剑直取那个操控黑白色大鼓的黑衣人。

            不用飞剑只能被杀,用了飞剑好歹还能周旋、拖延一阵,虞励池、虞彦、虞旃三人也顾不得太多,全都御使飞剑攻向操控大鼓的黑衣人。

            巨盾攻不破,大网会阻断飞剑、飞叉会侵扰飞剑,只有用大鼓的好欺负。然而凌迟五魔更清楚己方的情况,所以当不再隐藏身份后,四个黑衣人就聚集到了一起,方形巨盾猛烈旋转,看着几乎都成了一个房屋大的圆盾,将黑衣人死死护住,同时血色飞叉、灰色大网也向飞剑拦截过去。

            “咚咚咚”

            鼓声更加急促,陆孟宽五人更加烦躁,连忙御使飞剑避开大网,五人已经有些手忙脚乱。陆孟宽眼见情势不妙,抖手又打出一枚霹雳子。

            看到霹雳子凌迟五魔不敢大意,立刻全力闪躲,同时用巨盾将霹雳子拍飞。

            “轰”剧烈的爆炸响起。

            趁着巨盾被炸飞,陆孟宽五人全都御使飞剑攻向那用巨盾的黑衣人,但血色飞叉飙射过来拦截了虞旃的飞剑,灰色大网飞来逼走了牛子路和虞励池的飞剑。陆孟宽和虞彦的飞剑毫无阻挡,眼看就要将那用巨盾的黑衣人斩杀,忽然那黑衣人从储物法器中又取出一面一模一样的巨盾,将两把飞剑阻拦了下来。

            另一边,牛子路和虞励池的飞剑避开灰色大网,转了一个大弯,斩向那用大鼓的黑衣人。此时另三个黑衣人的法器全都来不及救援,就在这时那黑衣人在大鼓上用力一拍,大鼓瞬间立起并且变得径有一丈,两把飞剑携带着凌厉而强大的势头刺在鼓腰。

            “咚咚”两声,巨鼓安然无恙,原来这巨鼓的鼓腰竟然坚如巨盾。

            牛子路和虞励池心情瞬间从天堂跌了下来,这凌迟五魔凶威赫赫数十年,果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陆孟宽、牛子路心情沉重,虞氏叔侄三个更是沮丧不已,而凌迟五魔却桀桀冷笑起来:“小辈!先前你若交出神魂法器,我们转头便走,如今却没有这么便宜了!待我们将尔等擒获,一定让尔等受尽我们的凌迟炼魂酷刑,哈哈哈,这便是与我们凌迟五魔作对的下场!”

            令人心神烦躁的鼓声、凌迟酷刑的威胁、猖狂肆意的大笑,使得虞氏叔侄三人有些恐惧。

            为首的魁梧驼背大声说:“虞氏叔侄,我等只为玄赫山两个小辈的神魂法器,你们何必趟这趟浑水?只要你们罢手我们便不与你们为难,如何?”

            牛子路高声嗤笑说:“先前还说要将此地杀个鸡犬不留,现在怎么改口了?哼,你们五魔躲藏了数十年,时到今日还尚未凑齐五人,又岂会让我等泄露你们的行踪?不过是分化之后各个击破罢了!小小技俩,不要拿来丢人现眼了!”

            “呦,被你识破了。”诡计被戳破,魁梧驼背没有丝毫的尴尬和不堪,淡淡地说:“我们的行踪的确不能泄露,你也知晓我们尚未凑齐五人,你们谁愿将之补齐那自然可免一死!不但不死,还可修习我们的无上妙法,传承我们这等玄妙的法器!”

            看着虞氏三人,魁梧驼背谆谆诱惑道:“如何?仅有一人!先开口者可活,话慢半步便是死!”

            陆孟宽感叹,这五魔自百年前便作恶多端,除了邪法诡异凶残,便是因为他们的奸诈狡猾,今日一见果然难缠。若是虞氏三人意志动摇,今日可就万事皆休,于是高声说:“前辈,我愿活!我愿献上神魂法器,恳请前辈饶我一命!”只是嘴里说着求饶的话,飞剑的攻击却更加凶狠了几分,甚至还摇动震魂铃发动神魂攻击。

            牛子路给陆孟宽伸了一个大拇指,高声叫道:“前辈别听他的,我愿活!”接着迟疑地问:“但是把他们都杀了,就剩我一个,您怎么保证不杀我呢?”

            陆孟宽也跟着说:“他们都死了,那我跟你们可有血海深仇啊,你们能让我这个仇人做你们的同伴?那为了防备我报仇,你们睡觉不都得睁着一只眼啊?”

            听到此处,虞氏三人叹了一口气,相视一眼,心中都有些后怕:如此浅显之事怎么自己却险些看不穿呢,看来生死之间果然有大恐怖,那时只想抓住那跟救命稻草,所有的心智几乎都被蒙蔽。

            另一边,牛子路还拌上瘾了,“恍然大悟”地说:“对啊!这事得说清楚!你们必须得保证不杀我这个仇人,还得传授我无上妙法、给我玄妙法器,更得保证以后几百年都不杀我,要不然我心里可不踏实!”

            陆孟宽连忙说:“对,你们凌迟五魔得说话算话!就算那些名门正派能抵赖、能反悔,你们凌迟五魔也不能!”

            以往数十年,魁梧驼背这招屡试不爽,不想今天却被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子一唱一和,短短几句话就给破除的干干净净。这种智商上的挫败,让魁梧驼背恼羞成怒,他咬牙切齿地说:“小畜生!待我将你俩擒住,必将你们千刀万剐真火炼魂!”

            陆孟宽摇摇头,极其惫懒地说:“买卖不成仁义在,怎么说着说着这还急眼了呢?”

            牛子路鄙视了魁梧驼背一眼,不屑地说:“你长得这么丑,怎么想的这么美呢?!还千刀万剐真火炼魂,我们不能自断心脉崩碎灵识吗?都好几百岁的人,怎么还这么想当然,这几百年你都活到猪身上了么?!”

            “子路,我不许你这么说!”陆孟宽翘着兰花指,摇头晃脑地用女人的嗓音责怪道:“你这不是骂人家猪蠢吗?你应该说他这几百年都活到蛆身上了,吃屎吃了几百年,变得脑袋里都是屎了!”

            虞氏三人目瞪口呆,不光虞彦、虞旃两人活这么大,就算虞励池活了三百年都没见过这么吵嘴骂架的,真是牙尖嘴利、刁嘴利舌都不足以形容啊!他们哪知道《七界最牛》的书评区,挺牛帮和挺鹰派之间键盘大战的惨烈,能在那样残酷的战场上生存下来并崭露头角的,嘴巴功夫又岂是等闲?!

            说句不谦虚的话,《七界最牛》的书评区是全网吵嘴骂架的最高峰、天花板!倒不是说其他书的书迷不厉害,恰恰相反,是因为这个书评区出名之后,很多其他书的书迷高手都慕名而来,然后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到最后这里成了骂架高手切磋技艺的地方。以至于这本书完结了,好多骂架高手都恋恋不舍,因为再也没有别的地方能让他们酣畅淋漓地大战了。

            以陆孟宽、牛子路在书评区骂架的功力,此时不过是牛刀小试,然而魁梧驼背却已经被气得快要炸了。

            “小畜生!”

            魁梧驼背御使飞叉飞射过来,陆孟宽飞剑立刻迎上,高声说:“既然死战难免,那便拼死拉两个垫背的!”

            牛子路也发狠说道:“不错!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咱们不管其他,就算拼了这五条命也先把这驼子干掉!”说着飞剑也迎了上去。

            虞氏三人将心一横,飞剑也全都呼啸而去。

            魁梧驼背再怎么凶横,一人面对五人,也吓得急忙逃窜。刚刚还气焰滔天要将人千刀万剐真火炼魂,下一刻却抱头鼠窜,这魁梧驼背心中的憋闷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先前陆孟宽五人被凌迟五魔恐吓,形势岌岌可危,此刻却同仇敌忾气势如虹,硬是扳回了局面。

            凌迟五魔以往仗着法器霸道,对手大都缩手缩脚,加上自身心神烦躁心智被遮蔽,他们再恐吓一番,对方十成战力便丢了三成,被他们轻而易举地擒杀。一旦遇到同仇敌忾舍命相拼的,他们也只能陷入苦战。

            鼓声咚咚,心神烦躁,飞剑操控越来越滞涩,心志毕竟不能当法力和法器来用,随着时间推移,陆孟宽五人再度陷入危险之中。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