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穿越之莫问人归处 > 第90章 夜谈

          第90章 夜谈

            方紫岚问罢,不待上官伶兰反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会等,等一个一击必中的机会,叫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方紫岚一字一句,让人不寒而栗。

            连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霂,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忙出来打圆场道:“方大人,今日之事是我误会了伶兰姐姐,我道歉。”

            方紫岚敛了神色,仍是一副淡然如水的模样,“既然是误会,那你就好好给人家道个歉。”

            上官霂点了点头,定定地看向上官伶兰,真诚道:“伶兰姐姐,是我不对。我不该随便怀疑你。对不起。”

            “你……”上官伶兰看向上官霂,眼中似有泪光。她轻轻咬了咬唇,轻声道:“罢了,我……”

            “方大人。”阿宛脆生生的声音伴着敲门响,传到了屋内几人的耳中,正好打断了上官伶兰酸涩的语调。

            方紫岚站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等一下还请伶兰姑娘把上官霂送回去。”她说罢走过去打开了屋门,看向倚在门口栏杆处的阿宛,“这么快就办妥了?”

            “嗯,还有些意外收获。”阿宛说着看了一眼屋里的上官伶兰和上官霂,“你这边怎么样?”

            “回去再说吧。”方紫岚径自走了出去,阿宛跟在她身后一起离开了。

            直到回到主院方紫岚的房间,关好房门确定四下无人,阿宛才从衣袖中把管家夫妇画押好的证词拿了出来,递给了方紫岚,“你看看这份证词。”

            方紫岚接过证词,一边打开一边问道:“这份证词有什么问题吗?”

            “我给管家夫妇下了迷谷,按理说他们应该神志不清由我支配,这种情况下是绝不会说谎的。”阿宛秀眉紧蹙,“可是你看这份证词,竟是把罪责全都推到霍三娘身上了,半分都没有赵锦谦的关系,然而今日审他们二人的时候,分明都提到了赵锦谦这个人。”

            方紫岚也皱了眉,“你把今日审管家的情形说与我听听。”

            阿宛一面回忆一面开口道:“我今日见到管家尸体时就觉得有异,于是施针把他弄醒了,确认他是假死。在我威胁恐吓之下,他以为不说实话我就会要了他的命,因此他就把幕后之人交代了,说辞和他娘子差不多。”

            “差不多?”方紫岚有几分犹疑,缓缓开口道:“阿宛你可记得,今日我们在王家,王大人怎么说?”

            “王大人说……”阿宛愣了一下,随即接着道:“他说与霍三娘无关,可是他没有说与赵锦谦无关呀?”

            “你且细想想,赵锦谦是王家门客,手上有什么人,他这个家主怎么会真的不知?那若是出了什么事他如何撇得清楚?”方紫岚思索着开口,“迷谷的药效,你我都是见识过的,是你师父制的鬼门中最厉害的控制手段。你跟了你师父这么些年,本事学得也算到家,管家夫妇的证词我们姑且就认为是真的,那有问题的……”

            “你是说上官伶兰?”阿宛好似想起什么一般,打断了方紫岚,“这样说起来,有一点我一直觉得奇怪。我今日审问管家的时候,他始终不肯说赵锦谦是谁家门客,直到我逼得狠了他才说这种大人物的事,他们底下人哪里清楚。我当时还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说不出也不算什么,现在想来只怕是有人要他们夫妇污蔑赵锦谦也未可知。”

            方紫岚的神色晦暗不明,她低声道:“若是你我猜测不错,倒是我们之前小瞧了上官伶兰那姑娘,她这是打算借我之手铲除不听话的上官旧人,然后再让王家与我斗个两败俱伤。声东击西一箭双雕,这种心思不简单呐。”

            阿宛微微瞪大双眼,神色满是疑惑,“上官伶兰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当真有如此城府?”

            方紫岚幽幽叹了一口气,“若非上官伶兰心机深沉,便是她背后之人手段毒辣,要让这个小姑娘做替死鬼,她还不自知。”

            闻言阿宛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我们查到上官伶兰身上,查得太轻易了,反而有些刻意?”

            “今日上官霂向上官伶兰发难时,她不悦生气的反应还算正常。可是方才上官霂与她道歉之时,她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对。”方紫岚仔仔细细地回忆着之前的情景,一字一句说得缓慢。

            “什么不对?”阿宛好奇追问,方紫岚不答反问道:“若阿宛你遭人平白指责误会,那人又来向你道歉,你会是何反应?”

            “自是气得很,根本不会接受什么道歉。”阿宛说得理所当然。

            方紫岚点头赞同,“是了。按理说即便上官霂对上官伶兰是十足的愧疚,也未必能换得她原谅。一般来说,小姑娘家使性子不肯原谅,或是为难几下再原谅都是情理之中,但适才上官伶兰回应上官霂道歉的时候……”

            她没有说下去,脑海中却蓦然闪过上官伶兰那时的眼色,她的眸中有委屈为难,还有的是眷恋不舍。

            眷恋不舍?这近乎突兀的念头让她自己都不由地怔住了。

            不知为何,她忽的想起那日石头屋中,她第一次见到纪宁天的时候。

            虽然她不可能看到自己的眼色,但她猜也能猜得到。彼时她的眼色,与今夜的上官伶兰,定是如出一辙别无二致。

            “方紫岚?”阿宛见方紫岚思绪飘忽,不由地扯了扯她的衣袖,“且不论其他,就说上官伶兰若是此案主使,定不会轻而易举地让我们抓住马脚。自己站出来,不是太傻了吗?这样说起来,第一个向上官伶兰发难的是上官霂,他……”

            上官霂?方紫岚听到这个名字,脑海中断断续续的线索似是被一根无形的线穿了起来,她无意识地打断了阿宛,“说起来,之前在军中……”

            阿宛见方紫岚脸色青白,连说话都好似呓语般的絮叨,心中一咯噔,赶忙打断了她。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