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活体战舰 > 48 史上最年轻的会员(五)

          48 史上最年轻的会员(五)

            老家伙们可以不在乎名气,因为他们早已名满乾坤,获得的荣誉可昭日月,也有年龄因素,看淡了很多东西,但是却经常有意气之争。老小孩嘛,老人有时候就像小孩一样,喜欢争个胜负,占占口头上的便宜。

            听到吴春秋一说,一个个眼睛放光,哈哈,若能让吴春秋拜师,那可就太爽了。虽然不是真的,但从此在吴春秋面前可以头高八尺,呼来喝去。比软件知识和编程技术,当然是不行,但不需要啊,只需要能看懂这段程序就行了不是。

            赫夫斯基还要抗议,吴春秋道:“行了,老赫。只要他们有任何一人能看懂,我赔你的一切损失。”

            老家伙们除了荣誉多,还有就是钱多。一辈子科研,并登顶世界之巅,谁手上不是大把的专利?即使是研究纯理论的学究,钱也不少。理论研究项目的经费,全由国家支付,不需要自筹,也就是说从不用自己掏腰包。经费剩余,那就是他们理所当然的收益,且出成果之后,各种奖项拿了个遍。现在可不是科技起步阶段那种搞导弹的没有卖茶叶蛋的有钱的时代。这些老家伙都是国宝,自有国宝级待遇。

            正因为有钱,所以赫夫斯基不担心吴春秋说假话或赔不起。于是,他也来了兴趣,吴春秋凭什么说一个中学生编写的程序,一大批老专家都看不懂呢?

            柏承诚可没兴趣跟一帮老顽童嬉戏,他更关心的是拜秦怀玉为师学习机甲维修。“秦老,那个,您说的话还算数吗?”

            秦怀玉笑容满面,“小柏啊,仅仅维修有什么意思?喏,白老头在机甲设计方面是这个。”竖起大拇指。

            柏承诚大喜,“我也可以拜白老为师?”

            白向宇笑道:“不是拜师,是交流。会员加入公会,就是为了互相交流。你现在已经是会员了,只要你有空我也有空的时候,我们可以敞开交流。放心,我绝不藏私。我相信老秦也是一样。其他人嘛,我不敢保证,毕竟交流得双方自愿。”

            “我是会员?”柏承诚稀里糊涂。

            “嗯,刚才已经通过了。”秦怀玉道:“你现在是牛顿公会的正式会员了。”

            柏承诚挠头,“我还要高考。”

            白向宇失笑,“你不知道牛顿公会?”

            秦怀玉也失笑,对白向宇道:“小柏中学还没毕业,怎么会知道?”

            牛顿公会威望极高,名气极大,但它的名气只局限与科技界顶层的小圈子,以及一些上层人物,因为网络上从来没有关于它的任何宣传。知道的,不会对外乱说。这是稀有资源,没谁愿意跟别人共享。不知道的,那也就没资格知道。

            “不知道。”柏承诚老老实实。

            白向宇解释道:“你可能误解了会员的含义。牛顿公会跟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公会、工会或其他组织不一样,会员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义务有一些,也不多。但既然是义务而不是责任,那么你愿意完成就完成,不愿意就算了,没谁强迫你,更不可能限制你的时间自由。”

            柏承诚更不懂了,“那这个公会有啥意义?成为会员有啥好处?”

            秦怀玉回答道:“意义吗?当然有。比如你想学机甲设计、维修,在这里可以找人交流。除此之外,这个,好像也没啥好处。真计较吗?就是有了七套别墅的长期使用权吧。”

            牛顿会员不是某一国的组织,而是相互认可的世界顶尖科学界和技术大师自发组成的俱乐部。后来各国官方纷纷以捐款的名义予以资助,于是在世界上七大国都建立了实际分部。富春山居就是牛顿公会在华龙的分部。牛顿公会不存在会长,也没有总部。所有会员都是平等的。

            每一国的分部,都修建有一百栋别墅,以提供给这些大佬居住、科研和交流。实际上牛顿公会的会员,最多的时候也不超过五十位。国家之所以捐赠这么多别墅,是希望牛顿公会扩大。

            但不是谁都能获得这些老家伙的认可,也看穿了官方的用心。于是他们可以接受捐赠,因为他们确实需要这个一个场所。但却不接受产权,自我规定只接受使用权。至于其他势力、公司、组织的捐款,一律不接受。

            他们也不跟官方闹僵,允许会员有兴趣时接受各方的科研项目,这本就是每个人的自由。比如白向宇的引擎设计,就是华龙军科院的项目。不感兴趣时,那是谁都不能强迫,退休了嘛。一个人的力量或者难以拒绝官方或某些庞大的势力,但相互帮肘的话,就算是世界霸主也不敢小觑。

            “使用权?”柏承诚兴趣不大。这里很清静,恰恰不适合活泼好动的年轻人生活。

            白向宇恨不得给这小子一爆栗,多少科技界的大佬想加入却求之无门,他还不情不愿。但他和吴春秋又特别希望这小子加入,一个是以后可能需要他编写软件,一个是想他公开新颖的编程技巧。至于秦怀玉,纯粹是爱才。

            秦怀玉道:“你不是即将要来炎黄军政大学学习吗?这里力学校不远,跟学校后门门对门。正好有个住处不是?”

            柏承诚一惊,“您是说在现实世界里的别墅?”他对金钱再没有概念,也知道在寸土寸金的炎黄星,一栋别墅的价值很恐怖。那可流星卖的钱看起来很多,但绝对买不起这么一栋别墅。

            “哦。”白向宇恍然大悟,“你以为只是在第二世界里有别墅是吧?难怪不上心。呵呵,看来你还是个小财迷嘛。可是只有使用权哦,你去世之前可以一直归你使用,但没有产权。”

            白向宇显然想错了,柏承诚还真不是财迷,至少现在还不是。柏承诚也不辩解,讪讪地说:“呵呵,我就是图个方便。”学校宿舍他从没住过,一直住家里。现在更不想住宿舍,因为他的学习和修炼与众不同,有些秘密必须守护。可上大学了,老妈的意思是不管了,那就肯定不会来这里买房。如今有了这么一栋别墅,算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

            白向宇道:“既然没意见,那就填一下电子表格。我发到你天讯上,把号码给我。我顺便再把公会的章程发给你,有空的时候看看。虽然没有太多的限制,但既然是公会,总有一些事是必须遵守的,比如不能背叛人类。”

            需要柏承诚填写的不多,也就是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以及天讯号和第二世界的ID。专业栏暂时空着。目前公会认可的只有一项,那就是手工加工。白向宇希望将软件编程也填上,但需要会员们认可。至于地址,等柏承诚在现实世界来了炎黄星之后,选好哪一栋别墅再填。柏承诚现在的住址没意义。

            他们对柏承诚考上炎黄军政大学那么有信心吗?不不,不是信心,是必须,必须特招。柏承诚参不参加高考无所谓,会员里好几个老家伙都是炎黄军政大学的终身教授,已经开始私下里开始抢柏承诚了。恨不得柏承诚直接读他们的博士。

            在现实世界里为白向宇加工打印针的事不着急,柏承诚提议的三D打印方式,还有好多预备工作要做。等柏承诚来了炎黄星后再加工不迟。

            学习机甲设计和维修也不急,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同样等柏承诚上了大学在学习不迟。

            柏承诚下线了,白向宇和秦怀玉也参与了老家伙们抓耳挠腮地研读柏承诚的那个程序中,只有赫夫斯基跟着下线了,他要去实验柏承诚的数模是否合用。还有一个心事,那就是找专业的软件专家来解读柏承诚的程序。

            柏承诚下线时,已经天亮。老李苦笑,以为这小子浪子回头,却不料在链接舱内一呆就是一夜。柏母神秘一笑,没说什么。

            吃早餐时,方星航也来了,可以说是专门来蹭饭。柏家的饭食,对于功力急剧上升的方星航来说,非常重要。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是来蹭饭,他通知柏承诚明天上午到学校集合,然后乘坐包机飞赴嬴政市,参加全球联赛。

            方星航不知道的是,柏承诚已经获得了炎黄军政大学的录取名额。不过此录取和彼录取还是有差矣的。

            饭后,方星航老调重弹,反复叮嘱柏承诚必须夺取冠军,但又不能展现出过多的战力,听得柏承诚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他的人生信条是除死无大事,人生唯顺心。不能肆意发挥,心气极为不爽。“行了行了,方哥,你比老爹还婆妈。”

            老李大怒,顺手就敲了过来,“我啥时候婆妈了?”

            柏承诚一躲,撒腿就往地下室跑,“修炼去咯。”

            柏母咯咯地笑。柏承诚成为牛顿公会会员的事,她已经知晓。若是柏承诚这个身份公开,世界上敢动他的人不多,除了那些亡命徒。对于柏承诚哪来的那种奇异能力,柏母也不解,难道这小子真的捡获了什么系统?不过她不在乎,因为她检测过,柏承诚体内绝对没有另外一个灵魂。这也算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或者说自信过头吧,珀丽雅的生命形式跟这个世界上的生命完全不一样。

            前往嬴政市的飞机上,柏承诚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情绪不高地看着窗外。

            卓青青主动走到柏承诚身边,准备跟他做一块。这不是她自己的意愿,是老爸和老哥的要求,希望她尽可能接近柏承诚并搞好关系。还未坐下,却被冯茹蕾挤开。冯茹蕾抢先占据了柏承诚的邻座。

            卓青青发作不得,只好另选座位。

            冯茹蕾朝卓青青哼了一声,傲气的转头,立马换成关心的语气,“承诚,你是在担心全球联赛吗?”

            柏承诚淡淡地看了冯茹蕾一眼,“别跟我说话,我想睡觉。”然后调低靠背,闭目假寐。

            冯茹蕾脸色僵硬了一下,她的性格加上女性的矜持,使得她不愿低声下气,“稀罕。”气愤地也开始睡觉。

            后排,卓青青幸灾乐祸地暗笑。

            神情恍惚地下飞机,入住。柏承诚拒绝了范恭明、鲁有志等人逛街的邀约,一个人毫无目的地乱走。上了一趟地铁,一直坐到了终点站。

            走出地铁站,发现外面是一处公园,为纪念华龙远征军登陆始皇星而修建的。

            漫无目的地走进公园,广场上各种远征军的塑像,历史长廊上的文字浮雕,以及纪念馆内光影展现的恢弘场面,渐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少年无谓的愁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经过艺术加工的历史很是震撼人心,让柏承诚暂时忘记了心头的不快。

            公园是全自动化只能管理模式,没有管理人员。大概是位置太偏僻,此处的游人极少。柏承诚弯弯转转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一路上就没遇见一个游客。

            拐过一道弯,蓦然发现半边亭内还有一个游客。仔细一看,怔住了,“奇怪,她不是被人接回家了吗?怎么来这儿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