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白手帝国 > 第7章 狂蟒之灾

          第7章 狂蟒之灾

            李大伟变被动为主动,要去揪‘大虎’的尾巴,明显的‘大虎’在钓鱼执法,李大伟快,‘大虎’就快,李大伟慢,‘大虎’就慢,永远都是差一点点。使尽浑身解数,半个月来一次也没成功过。不过坚持的时间长了,速度力量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家里粮食储备很多,但‘大虎’挑食,对甜食情有独钟,蜂蜜有限,李大伟将蜂蜜涂在肩膀上,主动与被动易位,‘大虎’对游戏更有兴趣了。也没有白玩,终于李大伟成功抓住了‘大虎’一次,这时晴时雨的日子也熬过去了。

            从小在湘南长大,这种天气南方有,这次明显时间不对,延后太多了,看来先是大旱,然后又是涝,这是‘厄尔尼诺现象’还是‘小冰河’时期?对于理科生这个问题有点纠结,不过可以肯定,如果山外也这样就会出现饥荒,世事动荡。

            家里的蜂蜜没有了,李大伟把最后一个罐子给‘大虎’舔干净,结果‘大虎’把脑袋伸进去出不来了,急的它四处乱蹦,一头撞在石壁上,罐子破了才得以解脱。

            “大虎兄弟呀,蜂蜜没有了,等哥找到了再给你吃啊”,李大伟觉得有点愧疚自己的小弟了。‘大虎’一歪脑袋,转身就往外走,到了洞口,回过头了低吼了一声,仿佛催促李大伟跟上。

            “你知道哪儿有马蜂窝叫我跟你去?”李大伟惊奇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那哥得准备一下”。

            大虎半蹲着坐在洞口等着。野猪皮的鞋子,野猪皮的裤子,野猪皮的衣服,兔子皮的帽子,还没出发李大伟就觉得身上开始冒汗,太潮湿了,手艺不行,这玩意不透气。

            为兄弟两肋插刀,义不容辞。刚出门没几步又退了回来,外面的树林一眼望去湿气蒸腾云蒸霞蔚,那是有毒的瘴气,进去了‘大虎’也许没事,自己活着的可能性不大。

            只能安慰,“兄弟呀,那玩意儿有毒,哥这身板进去了可能到不了马蜂窝就挂了,我觉得还是给你讲个故事,叫做武松打虎。”

            猪皮‘铠甲’都没脱,‘大虎’就扑了过来,“你赖皮”,李大伟哀嚎一声转身就逃,穿的多了,行动受限,又被‘虐’了很多次,李大伟觉得自己可能面瘫了,摁下去木木的都没了感觉。

            又是小半个月,‘大虎’的体重明显见长,李大伟也觉得自己长高了不少,关键是肌肉线条都出来了,六块腹肌清晰可见,另外的两块也隐隐成形。只是觉得身上腥气味重,只能每天给‘大虎’刷牙,早中晚各一次,一次也不能少。‘大虎’很享受刷牙的过程,蹲坐着,半眯着眼,张着大嘴,等着李大伟拿着柔软的树枝沾着盐一颗一颗的将牙齿剔干净,居然还知道将漱口水吐出来。

            刷完牙,李大伟都会下意识的揉揉‘大虎’的头,夸奖一句“大虎真是个乖孩子”,‘大虎’的大头就会往他身上拱,然后就会要舔,再然后就一个逃一个追。

            大雨之后是连续的大晴天,树木又开始犯蔫,瘴气升腾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出去走动走动了。

            俩兄弟一起巡山,‘大虎’显得很兴奋,跑前跑后的,一会没影了,一会叼只野鸡回来,一会儿叼着只野兔回来,一会儿居然叼了只穿山甲过来,李大伟打了个冷战,这玩意惹不起啊,SARS病毒据说就是通过它来的。见李大伟不要,‘大虎’也嫌弃的一巴掌把穿山甲给拍飞了。

            兴之所至,李大伟引吭高歌“大王派我来巡山...”,这歌声引起了‘大虎’的共鸣,一声嚎叫,兄弟俩的二重奏惊飞了无数的飞禽,‘大虎’咻的一声又消失了。

            乐极就会生悲。‘噗呲’一声,李大伟半个人陷进了泥潭,本能的挣扎,越使劲越往下陷。这情节电视电影里见过无数次,搁到自己身上就没那么淡定了。李大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定不能慌,现在才到腰部,还有机会。

            左右一看,发现自己真倒霉,图方便走了条动物走过的道,自己的这个泥潭在路中间,上有落叶,除非掉进去,否则根本看不出来,怪不得‘大虎’一直都往有树的地方钻,看来是吃过亏的。

            反手将框子里石刀和树皮绳拿出来,把石刀柄和长矛捆在一起,轻轻往前伸,石刀挂在了一根灌木的底部,试了试还能吃上劲。整个人借着劲身体慢慢往前倾。

            凭手上的感觉,能借的力道不大,但是能不让身体往下陷了。左右两条腿交替着轻轻左右晃动,借一点力就往外挪动一点点,整个人终于缓缓的往外出,等好不容易爬上硬地,‘大虎’也叼着一直漂亮的雉回来了,很纳闷就这一会儿自己的兄弟怎么这么脏。

            死里逃生,李大伟大口的喘气,挠了挠‘大虎’的头,“兄弟呀,伟哥差点就见不着你了”。吸取教训,把石刀长矛解绑,用树皮绳做了个简单的飞爪,缠到腰上,有备无患。

            ‘大虎’发现的那个蜂窝好像有点远,过了两个山头才到。不过这也正常,因为他们经过了一大片果林,这样才能有足够的蜜养活两大窝马蜂。这些果子被上次的大雨砸落了不少,果林里一股腐烂的果酸味。

            摘了一个尝了尝,甜中带着酸涩,看来只有嫁接改良才能有好的口感。‘大虎’见他吃的带劲,也跳到树上咬了一个,嚼了没两下吐出来,酸的口水啪嗒啪嗒直流。看这情形,还有小半个月这些果子就会彻底成熟。

            远远望去,这个马蜂窝比自己捅的那个马蜂窝小不了多少,看‘大虎’那畏惧尴尬的表情,肯定在这群马蜂手底下吃过亏。捅马蜂窝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关键得先找好躲避的地方。

            在不远处的石壁处有个山洞,洞口不算大,直线距离不算远,只要能在马蜂追上自己之前跑进去就行了。

            本着小心的原则,烧了些柴火扔进去,没过半分钟,里面一道长长的黑影‘呼’的窜出来,俩兄弟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心跳更加加速。居然又是一条蟒蛇,关键是太大了,这蟒蛇最粗的地方比自己的大腿细不了多少,身体盘在一起好大一堆,估摸得二十米吧,直立着蛇头,比李大伟还高,居高临下的吐着蛇芯子。

            卧槽,如果头上有角就是蛟了,李大伟手里拿着引火之物,人都有点僵了,尴尬的道,“呃,误会,纯粹是误会”,整个人开始缓缓往后退,真的惹不起。

            李大伟不动还好,他这一动,巨蟒突然张大嘴,照着他的脖子,如一张绷紧的弓,整个身体弹射过来,快逾闪电。李大伟这个把月没白跟‘大虎’瞎折腾,下意识的一闪身,蛇头带着风声就从耳边呼啸而过,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蛇身就轰隆隆的卷了过来,地上低矮的灌木摧枯拉朽起不到丝毫阻碍的作用。

            这要被缠住,李大伟觉得自己只够它吃个半饱。一个纵跃,在旁边的树干上一蹬,一个侧空翻险险避过。蛇头又立马调头向李大伟扑来,似乎认准了他是放火的罪魁祸首,李大伟又是一个闪身避过,‘大虎’一个纵跃咬住了巨蟒的尾巴往后拖,巨蟒吃痛,猛地一甩尾巴,‘大虎’整个身子都被甩了起来。

            巨蟒见甩脱不掉,放弃李大伟,整个身子突然卷曲,‘大虎’拽着尾巴绕过一棵树跟巨蟒较上了劲,巨蟒整个身子后缩,‘大虎’不得已只能松口躲避。李大伟趁机捡起地上的长矛,‘大虎’也回到了他身边,一下子又成了对峙的情形,只是调换了位置。

            这场架真是打的没什么道理,不就是烧了家吗,山洞到处都是,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这种对峙他们不沾光,蟒蛇的耐性极强,就这样几天几夜也没什么问题。俩兄弟对视一眼,还是主动后退,他这一动,巨蟒再次张大嘴冲着李大伟弹射过来。

            ‘大虎’往旁边一闪,李大伟却发狠了,双手握紧长矛使劲往巨蟒张大的嘴里扎去,具体扎到哪儿不知道,但整个人好像闯红灯时被车撞了一样,直飞了出去,就算有猪皮铠甲护体,一口气也差点没喘上来,胸口疼的要命,满手都是血。

            回头一看,长矛被弄断了,但是还有一部分还在巨蟒嘴里,疼的它发狂般乱甩,就是甩不掉,嘴也合不上了。仇人就在眼前,整个身子朝李大伟卷来,结果尾巴又被‘大虎’咬住,晃动着脑袋死命往后拽,不过明显巨蟒的力量更大一些。

            顺过气来,李大伟抄起石刀一把朝蛇头砍去,没有想象中的手起刀落,只有一道浅浅的伤痕,石刀反而震断了,这更激怒了巨蟒,‘大虎’也被拖着越来越近,再不松口就会被卷进去。

            不能让巨蟒回过神来,李大伟猛地一扑,掐住蟒蛇的脖子,双手使劲往前拱,双腿使劲蹬地,巨蟒身体一卷就缠住了李大伟的左腿,‘大虎’趁机咬着蛇尾往后,俩兄弟一较劲,巨蟒的身体渐渐的被拉直。

            巨蟒力量奇大,李大伟觉得左腿的血管都要爆了,用全身的力量加腰腹力量抱着蛇头翻滚了过去,将左腿挣脱了出来,然后整个人把巨蟒骑在身下,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就这么李大伟骑在蛇头,‘大虎’拽着蛇尾僵持着,谁也奈何不了谁。

            僵持没多久,李大伟就觉得起气力开始下降,必须得想办法。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