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白手帝国 > 第两百四十一章 辩

          第两百四十一章 辩

            这是活阎王啊,王福利不敢怒也不敢言!求助的看向李大伟。

            李大伟笑吟吟的看着,却无动于衷。

            论年龄,李大伟比不上莫啸天,论武功,李大伟还是比不上莫啸天,但是论见识,十个莫啸天也不如李大伟。

            天文地理,风土人情,古今杂谈,民间轶事,谈古论今,针砭时弊,李大伟多了一千多年的见识,莫啸天即使有不同见解,最后也不得不服对方的见识,深感对方的深不可测。

            王福利在一旁服侍着也是受益匪浅,慢慢的也不觉得憋屈了。

            当处于平等地位的时候,谈话的互动性都比较好,也可以交浅言深。

            “谷主,你评判了儒家、道家、法家、兵家、名家、阴阳家、纵横家、杂家、农家,并且语言了其兴衰成败,不知你对墨家看法如何?”

            “呵呵,不知您老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

            “呃,可就是你听的开心还是不开心了?”

            莫啸天沉思了一下,缓缓的道:“你会说真话吗?”

            “可能会吧,这取决于您老的心情。”

            “此话何意?...哦,我明白了,但说无妨!”

            “‘兼爱’、‘非攻’、‘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命’、‘非乐’、‘节葬’、‘节用’等等,悲天悯人的情怀可昭日月;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孔席不暖,墨突不黔’为国分忧感动天地;

            《墨经》一书开创科学探索索之先河,光学,力学,杠杆原理,都均是启前人之未曾想,且用更系统更严密的语言进行了阐述;

            土木机关一道,与公输一脉二分天下,世人难望项背;

            墨家侠客,帮人守城,活人无数;

            古有孔子之‘论语’,而我认为墨子之言亦不遑多让,如:夫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志不强者智不达,言不信者行不果。据财不能以分人者,不足与友。守道不笃,偏物不博,辩是非不察者,不足与游......”

            莫啸天轻捋胡须,脸露微笑,跟着李大伟说话的节奏摇头晃脑。李大伟的每一句话都说在爽点上,都落在心坎上,除了那句‘土木机关一道,与公输一脉二分天下’有点不够贴切,墨家一直认为他们才是正统,是祖师爷。

            王福利很纳闷,家主之前的评论都是毁誉参半,而这会儿却是在狂拍马屁,看趋势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想起刚才所做的有关真话假话的‘铺垫’,王福利反应过来,一时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莫啸天摇晃的动作一顿,恶狠狠的等了王福利一眼,‘啪’的一声,又是一棍子抽在他的肥臀上,“没看见我老人家的茶都凉了吗?也不知道主动换换。”

            李大伟还是装着看不见,还瞪了王福利一眼,嫌弃他打断了自己说话,吧嗒吧嗒嘴道:“老祖,咱接着聊,对于你们墨家先祖的话,‘默则思,言则诲,动则事,使三者代御,必为圣人’,我是感受颇深啊...”

            莫啸天制止道:“谷主,你刚才所言是真话还是假话?”

            李大伟一顿,“呃,你听的开心还是不开心?”

            莫啸天:“...为何?”

            “其实这个问题,我曾经跟一个叫‘春妹’的女侠客聊过这个问题,哦,她是莫愁山的婆娘,现在结束了两地分局的日子,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但说无妨,我只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李大伟清了清嗓子道,“好吧,你们最风光的时候就是秦朝吧,百家争鸣,墨家思想也算是独树一帜奈何但别人看中的不是你们的想法,而是你们有技术力量能制造出各国争霸所急需的物质,当然还有那傻乎乎的勇士精神。所以呀,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就是冲锋的死士,拼命的劳动力;别人成功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末日。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在我看来就是放...气,你们不是当权者,凭什么鼎定天下的‘利害’,让当权者情何以堪,不杀你们杀谁呀?

            ‘孔席不暖,墨突不黔’,那更是屁中屁,人正常的欲望是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你们的‘节用’提倡节俭没错,但是把这当作目标,让大家都这样没有追求,社会怎么进步?所以你们的学术越来越不受重视,就用不着我多解释了吧?”

            ...

            李大伟不断的说,莫啸天只是静静的听,不作任何辩驳,但是全身的衣服渐渐鼓荡,灯油上的火苗无风自动。

            伺候在一旁的王福利的汗又开始往下滴。

            但是李大伟宛如毒蛇般,不断的喷着毒液,滴滴落在莫啸天的心头,自己却恍若不觉,最后见王福利的汗滴答的实在厉害,才意犹未尽的总结道:“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墨家思想的消亡,肯定是最快的!”

            莫啸天的气势越来越盛,王福利在一旁有着非常强的压迫感,甚至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

            李大伟却在一旁笑吟吟的道:“哎呀,老祖,您真厉害,胡子会自己动耶!”

            莫啸天不为所动,一口憋了得近5分钟,而后慢慢呼出。但是,一同呼出的,还有精气神,整个人都像垮了一样,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嘴里喃喃的道:“我们坚守的真的错了吗?”

            现在的莫啸天哪还像是一个高高在上,令万千凡人敬仰的九品高手,明明就是隔壁风烛残年的老者。

            王福利在一旁看了都觉得于心不忍,安慰道:“这只是家主的个人见解而已,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堪!”

            说这个还不如不说。

            ‘啪!’

            “哎哟!”

            王福利的肥臀上又重重的挨了一下。

            “我的茶放那么多盐干嘛,想要咸死我老人家吗?”

            王福利揉了揉屁股道:“...我马上给您换一盏!”

            “呃~王大管事说的对”李大伟安慰道:“墨家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比如你们在学术上的成就,像光学,力学啥的,虽然很基础、很幼稚但那也是难得的璞玉嘛,只是有些遗憾的是,就那么点东西你们还藏着掖着。”

            “...你是如何知道的?莫等闲告诉你的?”

            “哼!”李大伟一个很正的鼻音,面带不屑的摇了摇头:“雕虫小技耳,也就你们敝帚自珍,说句不好听的,我前一阵子收养了一些孩子,我随便教了点,都比你们懂的多。你们只会利用滑轮(挈)与斜面(滑车)来帮助提升重物,而如果用定滑轮和动滑轮组合,每人一只手都可举千斤重物。”

            这是墨家的骄傲,莫啸天正要辩驳,眼光瞟见旁边的王福利脑袋一缩,面露同情的表情,却又怕殃及池鱼的动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是一棍子抽了过去,“磨磨蹭蹭的,动作比我这个老朽还慢!想要渴死我呀”

            “马上马上!”

            ......

            “墨家侠客是你们的骄傲。我听一位大师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们为国、为民有所寸功吗。呃,这句话不对,是你们是想为哪一国?为哪些民?你们自己也不知道吧”

            “啪!”

            “哎哟!”

            “茶水这么烫,你是想要谋害老夫吗?”

            王福利:“......”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