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残王的甜系医妃飒暴了 > 第54章是个贼

          第54章是个贼

            “嗯,这样也挺好看的。”皇上夸了一句,笑容和煦了些。

            皇后心中欣喜,看着皇上的眼中多了两分女子的娇羞。

            “看来这位岳姑娘与你甚是投缘啊。”

            皇后身子一僵,心中稍稍谨慎了些,脸上的笑意褪去不少。

            “你要是喜欢,就把她留在宫里陪着吧。”

            偏殿亮起明黄的烛光,从正殿窗边依稀可以看见里面有人影在忙碌。皇帝看向偏殿,双眼微微眯起。

            “臣妾只是想,她是野王的妹妹,若是怠慢了,野王面子上过不去……”皇后小心翼翼地观察皇帝的神色,生怕因为自己提到了楚涵野而惹得皇帝不高兴。

            “野王?这次倒是奇了,他的妹妹被扣留在宫中,竟然没有来求朕放了她妹妹回去。”

            “想必是岳姑娘向野王报了平安吧。”

            皇帝轻笑一声:“铭儿说的果然没错,这姑娘够聪明。”

            偏殿里的岳青凝打了个喷嚏,又向窗外看去,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碧环适时地关上窗户,生怕让岳青凝着凉了,然后灭了灯,退了出去。

            岳青凝睁眼躺在床上,心中默默数着时辰。

            等月亮的光渐渐爬进屋子,岳青凝腾地一下起身,下了床,摸黑走到门边,悄悄打开一个缝儿。

            偌大的凤藻宫除了正宫门口的两个守卫外,没有旁的人了,整个宫里静悄悄的。

            “多亏了皇后送来的膏药,要不然今天还行动不了!”岳青凝用了皇后送来的化淤膏,再加上自己给腿来了一套岳氏按摩,脚就好得差不多了。

            那天收集的太子血液已经快要凝固了,必须赶快去药房找点药来,测一测太子是不是真的得了月毒。

            现在每天天一亮就要被抓去秀芳阁,根本没机会见到太子,和外人接触,只能自己去偷点回来了。

            还好那日进宫时路过药房,离凤藻宫并不远,她勉强记得路。

            换上深色轻便的衣服,岳青凝悄悄打开门,越过碧环的床,走到外面。

            守门的侍卫一左一右站在宫门口,岳青凝躲在树后,想办法把人支开,自己好溜出去。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细微的猫叫声,岳青凝循声望去,地上趴着一只小黑猫,通体乌黑,若不是一双眼睛囧囧放光,她差点就看不出来。

            心生一计,她缓缓蹲下身子,从一旁捡起一颗小石子,口里小声念叨:“小猫咪,对不起啦,你就帮姐姐一个忙吧,姐姐下手一定会轻一点的。”

            小猫咪像是同意了岳青凝的话一样,小声“喵”了一下回应她。

            岳青凝乐了,越发觉得小猫咪可爱:“你明天晚上还来这儿,我拿好吃的给你。”每天送来的晚膳里定会有一道鱼菜,到时候她把最嫩的鱼肚子那一块给她吃。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树上蹲着一个人影,正无语地看着她的行为。

            秦致纳闷,这个女人怎么蠢到和猫说话,她以为猫能听懂人话,还是觉得自己听得懂猫的话?

            楚涵野排他来宫里保护岳青凝的安全,原本想晚上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举动,便打算在树上睡了。

            没曾想她竟然溜了出来,看样子是要去做什么事。

            胆子可真大啊,敢在宫里动手脚。

            不过他也好奇,凭岳青凝能用什么手段溜出宫去?

            岳青凝小心翼翼地将石子抛出,准确地砸到了小黑猫的身上,小黑猫也很配合地惊叫一声,撒开四腿跑开了。

            两个守卫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警惕地吼了一声:“什么人!”向猫跑走的地方跑了过去。

            宫门口出现了短暂的空荡,说时迟那时快,岳青凝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宫门,顺利逃出宫。

            不过侍卫也不是傻子,追了过来发现什么也没有,觉得有些一样,想要叫更多的人来搜查凤藻宫。

            若是有人来搜查,必定会发现岳青凝溜出宫去。

            秦致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做事还真是不顾后果啊。

            为了蒙混过去,秦致在树上学着猫咪叫了两声,那只小黑猫又很懂事地自己跑了出来,像是故意的,摇着大尾巴在侍卫面前走了两圈。

            “原来是只野猫啊。”其中一个侍卫见了,放下心来。

            另一个侍卫要警惕一点,四下望了望,什么也没发现,只好作罢:“把它赶远点,别惊扰了娘娘睡觉。”

            小黑猫一听,赶紧溜走。

            侍卫回去继续守门,秦致脚下轻点,飞上屋顶,跟上岳青凝,看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岳青凝摸黑来到了药房,上面已经落了锁,不过药房的围墙比较矮,岳青凝早有准备。

            她从腰间解下一根结实的麻绳,一头拴上长尖的石头,向围墙另一侧扔去,扯了扯,石头刚好卡在围墙的檐下。

            岳青凝紧了紧绳子,卡得牢牢的,便扯着绳子爬起了墙。

            “呼,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进来了。”轻轻一跳便落了地,进了药房,岳青凝环顾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蹑手蹑脚地进了药房,她抓紧时间翻找起来。

            黑夜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不过她光靠闻就能辨别出是什么药材。

            “大胆贼人!竟敢私闯御药房,盗取宫中药物,该当何罪!”岳青凝忽然感觉脖子上一凉,心中猛地一惊。

            该死,不会被人发现了吧,难道御药房也有侍卫守着?

            不过这人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年轻,一点儿威严也没有。

            而且抵在脖子上的东西并不锋利,不像是侍卫的佩刀,倒像是……竹板?

            她大胆猜测拿她的人不是侍卫,猛地回过头去,入目是一张放大的俊俏的少年的脸。

            两人同时被吓到,那少年惊叫一声,向后倒去,“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女鬼!”月光直射在岳青凝的脸上,原本就很白皙的肤色在月光的映照下像雪一般,毫无血色。

            那少年以为自己撞鬼了,吓得魂都飞了。

            岳青凝赶紧上前去将少年扑倒在地上,拼命捂住他的嘴,食指压在自己的嘴唇上做噤声状。

            “别喊了,我是人,不是女鬼!”

            诶,这手有温度,不是冰凉的。

            少年回过神来,不再喊叫,但是仍然有些害怕:“你……你是谁?为什么大半夜地会出现在御药房?”

            岳青凝警惕,上下打量了那少年一番,挑了挑眉反问:“你又是谁?”

            “我……我是守着御药房的医官,你是贼,我要去叫巡逻的侍卫把你抓走!”说完就要起身跑开。

            岳青凝借着月光,看见他胸前鼓囊囊地,一把扯住他的衣领,里面的东西全部撒了下来。

            “捉贼捉赃,我看你才是贼吧!”岳青凝捡起落在地上的药材,拿了一根在鼻尖闻了闻。

            少年见自己暴露了,忙红着脸将地上的药材全部都捡起来,慌忙辩解:“我这是……拿去给主子配药的!”

            “给主子配药需要半夜来拿药?你们御药房的人可真是敬业啊!”岳青凝已经看穿这个少年在说谎,此时也不惊慌了。

            “上好的黄精,这纯度可是上上品,若是拿出宫去卖,能卖个好价钱。小哥,你缺钱啊!”

            岳青凝打趣道。

            少年惊讶:“你闻一闻就闻出来了?”

            岳青凝鄙夷地看着他:“这不是身为药师的基本功吗?还说自己是医官,你不会连这点功夫都没有吧。”

            “当然不是!”少年忽然愣住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岳青凝看。

            “喂,你看我干嘛?”

            “你是野王殿下的妹妹?”少年向后退了几步,吃惊地看着岳青凝。

            岳青凝警惕,赶紧蒙上了自己的脸。

            “我不是,你认错人了!”若是自己今天来御药房偷药的事情传出去,又要给楚涵野惹来麻烦了。

            长得太美就是不好,太容易被人给认出来了。

            少年却格外兴奋,更加笃定地道:“不,野王殿下回京后我还偷偷去王府上瞧过,你就住在王府!”

            糟了,这才该这么办?岳青凝看着少年的脸闪过一丝狠绝,目光落在一旁的大木棒上。

            干脆直接将他打晕,然后溜之大吉,事后他若是告状,就死不承认就好了。

            反正他出现在御药房也是偷药材,是个贼!

            “你一个医官,偷偷跑去见野王干嘛?难不成你和王爷有什么交情吗?”岳青凝一边同少年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一只手慢慢地向那根大木棒摸去。

            就在快要摸到的时候,少年突然说:“当然有交情了,当年王爷在北国之战中身中寒毒,若不是我师傅及时地为王爷封住穴道,王爷现在损伤的就不止是眼睛和双腿了。”

            岳青凝手上的动作听了下来,惊讶地看着少年。

            “你的师傅?竹山老者吗?”

            岳青凝听楚涵野说过当年的情形,自己身中寒毒之后,秘密寻找名医前来医治。

            正好在中原国和北国的边境,秦致看见竹山老者的院子,见里面晒着许多种药材,便直接闯了进去,将竹山老者抓来给楚涵野解毒。

            竹山老者隐世多年,原本不再为任何外人治病,不过医者仁心,见到楚涵野后把了脉便知他中了什么毒,立刻封住了他的穴位,防止毒扩散。

            竹山老者还说如果秦致能早一点找到他,封住楚涵野的穴位,楚涵野的腿或许也不用废了,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师傅心头的一大憾事。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