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残王的甜系医妃飒暴了 > 第53章反应

          第53章反应

            宫里知道岳青凝被留在宫中的人都觉得岳青凝是闯了祸,偏偏岳青凝一点儿不害怕,反而当是嘉奖,对太后感恩戴德,如此倒显得太后刻薄了。

            “姑娘的嘴好伶俐,太后娘娘当然是因为看中姑娘才留下姑娘的,快走吧,别耽误了时辰。”吴嬷嬷咬牙道,说完转身领着岳青凝向外走去。

            凤藻宫正殿内,皇后才刚刚起床,秀峦帮皇后梳妆时对她道:“娘娘,刚刚一大早,太后身边的吴嬷嬷便去岳姑娘的屋里把她叫起来,说是让她去苏嬷嬷那儿听训去。”

            皇后眉头微微一皱:“苏嬷嬷?”

            苏嬷嬷是宫里最严厉的管教嬷嬷,历经三朝,在宫中颇有威望,连后宫有不少主子入宫时都经由她调教,对她十分恭敬。

            苏嬷嬷最是铁面无私,油盐不进,管教的手段也狠辣,一般人受不住她的锉磨。

            秀峦有些担忧:“娘娘,咱们要不要去帮帮岳姑娘,她身子这么娇弱,肯定受不住苏嬷嬷的手段的。”

            皇后想了想,不紧不慢地替自己画上青石黛,轻笑一声:“你怎么知道她受不住?叫她受一受也好,日后若是嫁给太子,还是得受上这么一遭,不如早些适应。”

            秀峦惊讶地停住了手,小声问:“娘娘想让岳姑娘嫁给太子殿下?可是皇上不是许了柳丞相家的嫡女为太子妃吗?”

            “侧妃之位不是还在吗?”皇后双眸深沉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

            华贵雍容,神韵依旧,不过眼角的细纹还是出卖了她的年龄。

            年轻时的她也如岳青凝一般貌美,惊为天人,只不过在这深宫之中思绪沉沉,容颜早已不似往常。

            “娘娘为何如此看重岳姑娘?”秀峦记得从孤立秋小宴,岳青凝随楚涵野进宫后,便对她赞不绝口,常常打听关于她的消息,得知岳青凝不是楚涵野侍女而是妹妹的时候尤为开心。

            皇后挡住了秀峦准备为她戴上的凤冠,手指点了点一旁普通的钗环,让秀峦给自己换上。

            “当初皇帝选了丞相之女也是因为太后提议,让柳家牵制太子。岳姑娘心思细腻,也聪慧,虽说出身不高,但是背靠野王,怎么也比丞相府风光些。有这么个可人儿在昱儿身边体贴他,为他谋划,必能助他巩固地位。”

            梳妆完毕后,便来到正殿,接受后宫嫔妃的请安。

            岳青凝跟着吴嬷嬷来到了秀芳阁,这儿是专门给宫女秀女教规矩的地方,不仅有听训室,还有品茶、插画、刺绣的场地,凡女子所需学习的技艺,这儿都完备。

            岳青凝立在秀芳阁正殿堂下,身边的吴嬷嬷默默地退了出去。

            她等了一会儿,一双绣青竹攒丝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岳青凝有些心惊,这人走路怎么没声音。

            抬起头看向来者,约莫五十岁光景,脸上带着严肃威严,身姿端正稳重,这通身的气质,说是主子都不为过。

            “老身参见岳姑娘。”微微福身,双目下垂,即便是向上位者行礼也丝毫不见卑色。

            岳青凝心中叹服,忙伸出一只手虚扶她:“苏嬷嬷免礼。”

            “今日太后叮嘱老身,向姑娘讲授女子之德,那便在这听训室开始吧。”苏嬷嬷没有过多的废话,不跟她客套也不寒暄,直入主题。

            岳青凝瞧见旁边有椅子,正打算坐上去听训,苏嬷嬷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回头,双目凌厉地扫过来,叫岳青凝一愣。

            “姑娘,听训没有坐着听的道理,还请端着礼站在堂下听。”

            岳青凝瞬间有一种上课被班主任罚站听课的感觉,有些难过,但是也不敢不听。

            这个苏嬷嬷虽然看上去严肃,但是能严于律己的人,想必性子也是极端正的,让她站着肯定不是为了为难她。

            岳青凝乖乖站着,旁边一个年纪小些的宫女捧了一堆书出来,递给岳青凝。

            “今日是听训的第一天,姑娘先把这些书读了,读完后,咱们才能开始讲道理。”

            那厚厚的一堆书摞在一起能有岳青凝小腿那么高,竟然让她一天看完。

            岳青凝也不急,翻了翻那些书:《论语》、《诗经》、《增广贤文》……

            这些书她小的时候父亲就带着她读过一遍了,恰巧她记忆里好,到现在这些书的内容还记得一清二楚。

            这个苏嬷嬷估计是以为她从来没读过书,所以才把这些书拿出来的吧。

            因为这些基础的书,京城的小姐们每个人都要读的。

            “苏嬷嬷,咱们可以进行下一个阶段了,这些书,我都读过。”

            苏嬷嬷缓缓抬起头,上下打量了岳青凝一番。

            “看来岳姑娘饱读诗书,很有学问嘛?”

            “有学问不敢当,不过时下文人公子们读过的书,我都读过,所以咱们还是节约时间,加快进程吧。”

            一天没去铺子她就不放心,能尽快离宫就尽快离宫吧。

            话音刚落,忽然听见上头传来“啪”的一声,岳青凝吓了一跳,抬头望去,苏嬷嬷手里正拿着一把戒尺,怒目圆瞪地看着自己。

            “我朝放眼望去多少才气斐然、博文通达的大家,哪个官眷不是从小诗书礼仪样样精通。岳姑娘,这么点小事就骄妄沉不住气吗?”

            岳青凝本意并无骄傲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快点进行下一步,被苏嬷嬷这么一说有些委屈。

            不过苏嬷嬷说得也不无道理,岳青凝没有反驳,恭恭敬敬地福了福身子,答了声:“苏嬷嬷说的对。”

            太后身边的吴嬷嬷在一旁看着,上前来对苏嬷嬷道:“苏嬷嬷,太后娘娘说了,岳姑娘不懂规矩得很,苏嬷嬷一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训,若是将姑娘教得有礼了,太后必定有赏。”

            眼神暧昧地示意苏嬷嬷。

            岳青凝心中冷哼一声,这太后摆明了想要整自己,让自己不好过,干脆一点儿都不掩饰了。

            苏嬷嬷却看也没看吴嬷嬷一眼,自顾自地翻着书,淡淡回应:“老身知道该这么教,吴嬷嬷回去让太后娘娘末操心。”

            吴嬷嬷见苏嬷嬷根本没领会到自己的意思,有些着急,但是她素来知道苏嬷嬷的性子,只能悻悻看岳青凝一眼,转身走出了听训室。

            接着苏嬷嬷开始教授岳青凝古今女咨玄德的故事,整整一整天,两个人便这么相对而立,岳青凝的腿都站麻了站酸了。

            从听训室走出来的时候,岳青凝感觉双腿不是自己的,碧环赶紧上前搀扶住她,心疼道:“这苏嬷嬷也太狠了,这一整天竟然都不让姑娘坐一刻休息一刻。”

            岳青凝扶着碧环,让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苏嬷嬷陪我一起站了一天,况且她还要一刻不停地说,她当比我更辛苦才是。”

            回头看了看苏嬷嬷,收拾好书稿后,端庄地走出来,全然不似岳青凝瘫软得像残疾了一般,她像个没事人一样。

            岳青凝忙让碧环扶着自己到苏嬷嬷的跟前,勉强弯下腰行礼道:“今日嬷嬷辛苦了,听了说教一天,我学到了很多。”

            苏嬷嬷脚步顿了顿,神色冰冷,微微福身不咸不淡道:“姑娘回去用热水泡泡脚吧,明日还得站呢。”

            碧环一听急了:“明日不是刺绣吗?怎么还需站着,这如何绣得好……”

            苏嬷嬷却不理她们,自顾自地离开了。

            “姑娘,这苏嬷嬷明显就是得了太后的授意来故意刁难你的,咱们还是写信给王爷,让王爷救姑娘出去吧。”碧环看了看岳青凝的脚,隔着鞋都能看出脚已经肿得像猪蹄一般。

            主仆二人回了偏殿,碧环一边嘴里抱怨着一边给岳青凝端来热水泡脚。

            岳青凝难得见碧环一脸怨气的样子,“咯咯”笑了两声,忽然捧住碧环的小脸:“好了碧环,你小姐我可不是这么傻的人,太后这是白白给我送礼呢。”

            碧环一头雾水,不知道岳青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岳青凝神秘地笑了笑:“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反正听了一天的训下来,众人都以为岳青凝要叫苦连天,却没想到她竟然还乐呵呵的。

            皇帝听说岳青凝被太后留在了宫里学规矩,有些好奇,特地来皇后宫中,想要看一看岳青凝的反应。

            见碧环扶着乐呵呵的岳青凝回了偏殿,倒有些意外地问皇后:“这岳姑娘倒是挺特别的。”

            “是啊,听说今日苏嬷嬷让她站着听了一天的训,她愣是一点儿没松懈,是个能忍耐的。”说完,皇后让秀峦给岳青凝送活血化淤的药膏。

            皇上眼含深意地看着皇后,忽然问她:“今日皇后的装扮与往日不同,素净了些,怎的连凤冠也不戴了?”

            “回皇上的话,前段时日臣妾常常觉得头疼,正好岳姑娘进宫便帮臣妾看了看,说是平日梳的发髻太过繁复,凤冠又太重,所以压出头痛症来,让臣妾只弄得简单些,头痛症果然好多了。”

            皇后低眉捋了捋自己的鬓发,有些害羞。这还是她第一次不是以正式的妆发面见皇帝。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