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农家女的富贵田园 > 第91章同行

          第91章同行

            苏糖先看了看苏明江的脸色,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爹,我想出去几天。”

            苏明江挑眉,“去哪里?去几天?”

            “去府城,五天。”

            然后,苏糖说完就看到了苏明江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爹,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要走?”

            苏糖眨眨眼,“十天后。”

            “嗯,作坊现在有批货八天后路过府城,宫老板传话让我去一趟府城。”

            “啊?真的吗?啊,爹,真是太好了,我要和你一起去!”

            苏糖脸色立马大变,兴奋的扑到苏明江身边,挽着她的胳膊大笑起来。

            有了苏明江这个理由在,沈芸娘一定会同意她一同前往府城的,也不用她绞尽脑汁的想办法了。

            “这次出去干什么?不会又有危险吧?”

            “没有,这次主要是我们的小报想要进驻府城,和一个落魄世家搭上了线。”

            经过这这么长的时间,苏明江也知道了自家女儿也是个闲不住的。

            不说他能不能管住她,就说她他宠爱女儿的心思,也不忍她伤心难过。

            本来女儿就是一个活泼,爱折腾的性子,真让她像个闺秀一样留在家里,那她身上那种活泼开朗的性情,还能保留的下来吗?

            可能是幼年的时候,太过艰难了,让苏明江不忍心抹去孩子们身上的纯真,总想让他们在自己的允许范围内,能快乐的成长起来。

            所以,知道女儿在镇上有些事情,却也没有阻止,而是让她保重身体,不让自己受伤。

            这样一来,反而让女儿和自己亲近了不少,这让苏明江心里欣慰不已。

            随着年纪增长,女儿和他之间总是生疏了一些,只是有了共同秘密后,父女俩的关系更近了。

            “哦?是什么情况?”

            苏糖放开挽着苏明江的胳膊,神情平静了下来,又做回了回去。

            然后,她就把有关府城秋家的事情,给苏明江解释了一下。

            “主要是黄三爷和秋家的大小姐看对了眼,而秋家家主又想利用这次机会把我们推出去,更想给秋氏旁系子弟一种震慑。还有就是对黄三爷的以此来考验吧。”

            “那你想好什么法子了吗?”

            苏明江眉头微皱,知道这是关于他们民间小报的发展,不仅仅是黄三爷的原因,苏糖是逃不开的。

            “还没有,不过心里也有了几个法子,现在就要看比试的条件了。”

            “嗯,应该会限制初始的银钱,这主要是为了此试想到法子的新鲜,银钱应该是次要的。”

            “既然能提前透出来,那你们可要好好想想了,不仅是要能挣钱的,还要是新奇少见的法子。”

            苏糖点头,眉宇间并没有什么担心,“我知道,爹,不用担心。虽然秋家的比试很重要,但是就算没有秋家,也只是让我们的小报进入府城艰难了一些,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那个黄三爷的姻缘岂不是就不成了?”

            “呵呵,怎么可能,此试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和这个没多大的关系。”

            “行,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没什么危险就行。”

            苏明江面色松快下来,脸上也浮现出笑容来。

            此时的父女俩并不知道,有危险的反而是苏明江,事后也让苏糖庆幸不已,要不然真让苏明江出了意外,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因为有了苏明江的原因,苏糖只是废了一些口水,才让沈芸娘同意她和苏明江一起去府城。

            明面上的理由是苏糖跟着苏明江去府城玩耍,暗地里却是为了秋家的比试。

            安庆府,秋家主宅。

            秋铃收了招式,把手中的长剑插进剑鞘,放到石桌上,接过侍剑递过来的毛巾擦汗。

            侍剑目光不住的飘向秋铃,一副欲言又止的犹豫神情。

            秋铃眉头微皱,回头看向侍剑,忍不住笑了,“你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跟在我身边十多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干么做这个表情?”

            侍琴把端过来的茶盏放到石桌上,听到秋铃的话,也是奇怪的看向侍剑。

            “侍剑姐姐,你今天怎么了?”

            侍剑见两人都看着玩自己,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小姐,奴婢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您只是见了那个黄公子几面,就同意嫁给他了?反而,反而程公子一向对小姐很好,您却一直没有同意呢?”

            侍琴刚开始听着还没觉得有什么,只是等侍剑提到程公子的时候,脸色立马就变了,有些担心的看向秋铃。

            秋铃的脸色不太好,她眸光变得锐利起来,盯着侍剑冷声问道,“你收了程括好处,让你在我面前说他的好话?”

            “噗通!”

            侍剑脸色变得苍白,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额头贴地,颤声求饶道,“小姐明鉴,奴婢没有做对不起小姐的事情,更没有收程公子的东西。奴婢,奴婢只是替小姐感到不值。”

            说到后面声音里已经带了些哭意。

            秋铃的脸色虽然还有些冷硬,神色却缓和一些,“起来吧,程括人是不错,可是并不适合我。”

            侍剑小心的起来,垂头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惧意。

            侍琴瞥了眼侍剑,才看向秋铃,见她脸色已经缓和,才开口道,“虽然侍剑有些鲁莽,但是了所言也是有些道理,奴婢自小就伺候小姐,自是关心小姐将来的生活的。”

            相比较侍剑的直爽性格,侍琴的性子就要细腻一些,说的话也委婉柔和。

            秋铃刚才也是被侍剑的话给气着了,身为她的贴身侍女,言行举止都是她的脸面。

            不管侍剑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该讲出来。

            如果让外人看到,还以为她心里惦记着程括呢!

            “程家家大业大,规矩礼仪更是要求甚严,哪怕程括心性开朗,人也不错,但是程家那样的世家不是她能进去的。

            而黄三爷就不一样了,不仅人性子不错,还是有些野心,却并不是那种唯利是图之人。

            有了他,不仅能真心对我,还能支持兄长的家主之位。家里又没有长辈在,就算成亲后,也不会让我在家里相夫教子的。

            如此适合的良人我为什么要拒绝?”

            说完这些话,秋铃看了两个侍女一眼,就拿起了剑往回走。

            只留下两个沉默的侍女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姐有自己的主意,你以后别这样好不好?”

            侍琴神色怏怏的提不起精神,只是低低的应了声“哦!”

            “还有,那个程公子,你以后也不要再见了!”

            侍剑的脸色突然惨白一片,身子更是有些摇摇欲坠,整个人惊恐的看着侍琴,“你,你说什么,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极力否认,可惜侍琴却没有放过她,仍是冷声道,“我们哪怕是跟着小姐一起长大的,可是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可能对于那些普通百姓来讲,我们是贵人。但是,对于真正的世家公子来讲,我们就是一个奴婢。”

            侍剑垂着头,侍琴看不到她的神色,却也知道她听进去了。

            “程公子对我们另眼相看,那也是看在小姐的份上,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你……你不要痴心妄想,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说完这些侍琴又看了眼侍剑,这才阴着脸离开了。

            侍剑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向侍琴离开的背影,咬着嘴唇久久不语。

            这边侍琴刚走进正院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秋铃,脚步微缓,走近后微微屈膝行礼。

            “小姐!”

            秋铃神色淡淡,望着天空有些恍惚,“说了吗?”

            侍琴轻声回禀,垂着头没有去看秋铃的面色。

            “奴婢都说了。”

            “嗯,下去吧!”

            侍琴再次行礼退了下去。

            秋铃的目光这才收了回来,盯着侍琴的背影,脸色有些阴沉。

            她没想到侍剑会起了别的心思,以前一直在她面前夸赞程括,她以为是为了自己可能嫁进才会这么费尽心思。

            哪知道,原来是侍剑那丫头自己有了心思?

            怎么也是跟了她十几年人,秋铃自然是不想让侍剑这样执迷不悟下去。

            如果程括是个普通人,秋铃一定会成全侍剑的。

            只是,以她秋家的家世,秋铃都不敢保证自己嫁进去会落得好。

            而侍剑只是一个奴婢哪怕是做个侍妾,也不会落得好下场的。

            哎,希望那丫头能自己想清楚吧,否则谁也救不了她。

            前往安庆府城的管道上,十来辆马车正缓缓行驶着。

            打头的一辆马车有车棚,其余的都是木板车,上面被绳子拴着两个大瓷缸,因为是易碎品所以行走的有些慢。

            这些正是苏家腌菜作坊此次要送的货。

            这些马车都是北疆宫老板的车队,就那辆有车棚的马车是苏明江自己家的。

            这次出来因为是要去府城,苏明江没有亲自赶车,而是让作坊里的一个族人一起跟着赶车。

            苏糖掀开车窗帘子往外看,嘴里还吃着糕点。

            “糖糖,外面灰尘太大,快把帘子放下来吧。”

            “啊,我知道了……”

            实在是这马车坐的她腰酸背痛,要不是还不会骑马,她都想买一匹马骑马去府城了。

            不过,她心里也决定了,这次完事后一定要买匹马,然后学骑马。

            这样一来要去哪里骑马去,虽然同样不舒服,但是至少速度快了啊!

            喜欢农家女的富贵田园请大家收藏:()农家女的富贵田园夜夜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