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wfjlp"><del id="wfjlp"></del></span>
    <nav id="wfjlp"><legend id="wfjlp"></legend></nav>
  • <nav id="wfjlp"></nav>
    <wbr id="wfjlp"><del id="wfjlp"></del></wbr>
        <wbr id="wfjlp"></wbr>
        1. 精品小说网 > 师尊今天也很虚伪 > 第九十九章:冥河

          第九十九章:冥河

            感受到身上成倍增长的实力,柳谕汀看着对面的封无邪,没有说话,可眼中却满是喜悦。

            “乖徒儿,恭喜你晋升筑基境界。”封无邪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

            柳谕汀盯着封无邪,歪了下头:“师尊,我们力量来源的那条河流,是什么?”

            封无邪想了想:“名唤冥河。”

            冥河?柳谕汀愣了下,她听说过冥河。

            在中州大陆之上,有太多人死去或者大能者陨落,中州大陆上空便会流淌过一条黑色的河流。

            河流出现,会将所有亡者的灵魂卷入黑色的河水之中,于冥河之水中消融,与冥河化为一体,归往为知之所。

            但是冥河虽然会显化,却从未听说过有人从冥河中得到力量。

            对于中州大陆之人来说,冥河是虚幻的,饶是有大能者飞入空中冥河出现的位置,也只能感觉到一片虚无。

            因为不可触碰,冥河被中州大陆视为禁忌。又因冥河伴随死亡而生,冥河又被视为不祥之兆。

            “师尊是如何知那是冥河的?”柳谕汀眼中满是好奇,云州大陆没有冥河的传说,因此,封无邪当也不知道冥河才是。

            封无邪似乎没想到柳谕汀会问他这个问题,沉默了下道:“为师也不知,看到它为师自然而然便知道了它是冥河。”

            以前封无邪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冥河一词很早便出现在了他脑海中。

            以至于他认为自己理所应当知道,可如今柳谕汀问起,他才知道事情多么诡异。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它那是冥河,那他为何会这般坚定的以为,它便是冥河?

            两人相对而坐,都有些沉默。

            封无邪闭上眼睛,面无表情地思索,脑海中,一幅紫火熊熊燃烧地画面突然出现。

            紫火之外,延伸出数道铭刻着血色符文的黑色锁链,死死地缠绕,甚至穿透紫火中央临空而立的白色人影。

            那白色人影披散头发,封无邪看不到他的面容。

            可是注视着这一画面,封无邪忽而感觉头脑刺痛,有什么东西即将浮现。

            柳谕汀正细思这件事情地诡异之处,眼前的封无邪忽然脸色面色苍白,面上浮现痛苦之色。

            封无邪是个极端隐忍之人,很少有事情能躺他露出这般神色。

            柳谕汀顿时顾不得想其他事情,连忙唤出声:“师尊!”

            然而封无邪双目紧闭,似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柳谕汀睁大眼睛,伸手去推了推封无邪:“师尊你醒醒!”

            然而封无邪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师尊是你怎么了。”柳谕汀有些慌了神,他们刚刚明明还在好好说着话。

            感觉着突破筑基境界之后的愈发凝实的魂念,柳谕汀一把抓住封无邪的手,魂念便进入封无邪体内。

            然而下一刻,柳谕汀便感觉到强烈的排斥力将她的魂念反弹出来。

            魂念受到重创,柳谕汀顿时感觉后脑勺被钝器重重地砸了一下,整个脑子都嗡嗡作响,可最让柳谕汀崩溃的却不是头疼。

            而是她不知道师尊发生了什么,自己又可以做什么。

            柳谕汀神情中涌现万般恐慌:“师尊你别吓我,我只有你了。”

            封无邪盯着眼前眼前的画面,感觉着其中蕴含的恐怖到无法言喻的力量,不受控制地沉沦于此。

            这一幕太过恐怖,无边无际的紫火几乎让他看一眼便头晕目眩的黑色锁链。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要将他拉扯过去,然而这一切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承受。

            然而封无邪做不出任何挣扎的动作,这画面中,仿佛又有一种力量将他压制。

            正当封无邪感觉自己要被这一切淹没之时,他感觉手中传来一个力道。

            紧接着柳谕汀那带着哭腔与无尽恐慌的声音传来。

            “师尊你别吓我……”声音软和无助,可传入他耳中,却好似惊雷炸开。

            这一句话不仅让他心中不宁,周围的画面也适时扭曲了下。

            封无邪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将心中所有地念头压下,眼前的画面便缓缓消失了。

            封无邪睁开眼睛,伸手就揉了揉柳谕汀的头,一如既往地含笑道:“乖徒儿,为师无事,莫怕。”

            柳谕汀愣愣地看着封无邪,面上的惊慌消失,可眼眶再也兜不住泪水,两行清泪刷地便从柳谕汀的脸颊滑下,“啪嗒”两声落在封无邪的手背上。

            封无邪看着柳谕汀的模样,沉默了片刻,伸手将柳谕汀搂近了怀里。

            他抱着柳谕汀,紧张却又不敢用多大的力道。

            “为师无事了,为师真的无事了。”封无邪垂眸轻声说。

            柳谕汀紧紧地抓着封无邪的手,将自己埋在封无邪怀中,闻着封无邪身上淡淡地兰花香气,柳谕汀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片刻之后,柳谕汀松开封无邪,抬眸看着封无邪:“师尊方才是怎么了?莫不是外出去寻隐镜碎片的时候受了伤?”

            柳谕汀凝望着封无邪,她想知道原因,她害怕再遇上这种事情,还是如今日这般手足无措。

            她应该做点什么。

            瞧着柳谕汀的目光,封无邪摇头:“不是,为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问题大概便如为何会知道冥河一般无解。”

            “还好今日有乖徒儿在,及时唤醒了为师。”封无邪抓着柳谕汀的手,目光柔和地看着柳谕汀。

            “那师尊,以后……”柳谕汀依旧放心不下。

            “此番是因为为师毫无准备,日后再如此,为师便不会如此狼狈了。”封无邪解释,仿佛有用不尽的耐心。

            “师尊现在身上可还有异?”柳谕汀问。

            封无邪摇头:“没有,为师很好。”

            封无邪说着,黑色的眼眸,染上了一丝莫名的光彩,他伸手将柳谕汀搂住,然后在柳谕汀额头落在轻轻一吻。

            很轻,只轻轻碰了下便离开。

            柳谕汀愣愣地看着封无邪,眼中有些不解:“师尊?”

            封无邪捏了捏柳谕汀的脸:“走吧,乖徒儿晋升成功,我们无需再待在这里了。”

            对于方才的举动,封无邪没有半分解释,神态自然,与往常无异。

            封无邪站起身来,柔软的衣料垂下,封无邪还是那个淡然出尘,宛如谪仙的模样。

            柳谕汀眨了眨眼睛,将心中杂念抛却,起身扯着封无邪的衣袖。

            封无邪垂眸看她,直接拉起柳谕汀的手。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9xs.com